杭州威程专业生产隔膜压滤机、厢式压滤机等泥浆处理设备厂家,欢迎您的访问!

专注压滤机研发制造

打造压滤机行业领军品牌

服务咨询热线:

0571-88770717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瞒报“炸翻”烟台官场栖霞事故细节曝光

  栖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闫升波,被建议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烟台市长陈飞,对上述问题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被建议给予政务警告处分;

  烟台市委书记张术平,对上述问题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被建议予以诫勉谈话,并被调离市委书记岗位,等候任用。

  除此之外,所有和栖霞市矿难沾边的一把手都被处理了,轻则背处分,重则撤职。

  另外,对山东五彩龙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和烟台新东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的15名相关负责人,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另外,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驻栖霞项目部1名负责人在事故中死亡,免予追究刑事责任。

  今天,多家媒体曝光了瞒报细节:原来,事故发生后,身为市委书记的姚秀霞与市长朱涛不仅压下了上报一事,还向上级伪造了接报时间。

  直到一天后,上级应急管理部门从其他渠道获悉事故要求核实,书记市长才决定上报。

  根据有关部门通报的调查结果,山东笏山金矿“1·10”重大爆炸事故已导致10人死亡和1人至今失踪的惨剧。

  媒体还原显示,1月10日19时许,西城镇党委的负责同志从村民处获悉发生事故,随即向栖霞市政府有关负责同志作了报告。

  了解完情况后,姚秀霞认为被困人员获救可能性较大,作出暂不上报、继续组织救援的决定。

  直到一天后的1月11日18时46分,烟台市应急管理局主要负责同志从其他渠道获悉了金矿发生事故,随即要求栖霞市进行核实。

  此时的姚秀霞、朱涛才决定上报。但为了掩盖瞒报事实,经两人研究决定以1月11日20时5分接报的时间上报。

  我们都知道,抢救是分秒必争的;我们也知道,营救矿难工人,是需要丰富经验和先进设备的。

  延迟了一天上报,会不会直接导致死亡率上升,我们目前还不得而知。但瞒报已是事实。

  根据国务院颁布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造成10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的为重大事故。

  此外上述条例要明确要求,事故报告应当及时、准确、完整,任何单位和个人对事故不得迟报、漏报、谎报或者瞒报。较大事故逐级上报至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和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

  在这起矿难的处理中,我们可以看到,栖霞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明知矿难发生,却拖延不报,被处理天经地义。

  因为按中国的法律法规,金矿一旦发生了事故,导致大量工人死亡,企业所在负责人是一律要担责的。

  所以当企业负责人感觉自己有可能把人救上来的时候,就倾向于先不报,悄悄掩盖此事。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栖霞的市长和市委书记管教无方啊,对此当然负有巨大领导责任。

  所以当栖霞的市长和市委书记感觉自己有可能把人救上来的时候,就倾向于先不报,悄悄掩盖此事。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烟台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管教无方啊,对此当然负有巨大领导责任。

  如果烟台市也选择了瞒报,那现在烟台市的两位一把手,已经和栖霞市的两位一把手,一起去牢里聊天了。

  2019年12月9日,针对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难落实的问题,山东省应急管理厅、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山东省公安厅四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强化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落实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明确事故刑事责任立案标准,即对发生事故造成1人及以上死亡、3人重伤、100万元以上经济损失的企业启动刑事调查。

  也即是说,只要出现死亡一个人的事故,就会启动刑事调查。上述文件还显示,该意见的实施有效期至2024年12月8日。

  在上述意见出台前,山东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山东省实施〈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规定〉细则》明确指出:山东将实行安全生产责任终身问责制,党政领导干部对发生生产安全事故负有领导责任且失职失责性质恶劣、后果严重的,不论是否已调离转岗、提拔或者退休,都将严格追究其责任。

  同时,文件还提到:对主动采取补救措施,减少生产安全事故损失或者挽回社会不良影响的党政领导干部,可以从轻、减轻追究责任。

  面对事故,两人决定瞒报的想法不难猜测:横竖都是死,不如赌一把。如果实施营救的好,说不定还能将功抵过。到时候,媒体再宣传下自己的劳苦功高,说不定还能“丧事喜办”。

  但我们上边说了,矿难营救是需要专业设备和丰富经验的。这也是国家明确要求一旦发生事故,要及时准确上报的原因之一。

  栖霞市到底有没有能力展开营救,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所知道的是:栖霞市仅是烟台市下辖的县级市。

  显然,面对如此的重大事故,这两位60万人口的“父母官”,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如何更好地营救,而是怎么去保住自己的位置。

  然而,讽刺的是,台上的姚秀霞在高谈阔论时,却是另一幅线日下午,栖霞市委理论学习中心组进行了2021年度第1次集体学习。时任栖霞市委书记的姚秀霞主持学习。

  姚秀霞在这次集体学习上表示要坚守人民情怀。她说: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致力民富、关注民生、尊重民主、促进民乐、维护民安,真心实意为群众排忧解难,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切实打造活力之城、宜居栖霞。

  这次会议的九天后即1月10日,栖霞市发生“1·10”重大爆炸事故。此时的姚秀霞估计早就把几天前大谈“一切为民”的阔论抛诸脑后。

  官方的调查报告称,姚秀霞未认真落实烟台市委、市政府关于非煤矿山安全生产工作的部署和要求;未认真落实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未按规定及时上报事故;未定期召开党委常委会议研究安全生产工作;疏于管理,对栖霞市公安局、应急管理局、自然资源局、工信局、住建局、交通运输局、西城镇党委、政府等单位未认真履行相应监管职责失察。对未按规定及时上报事故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对事故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2021年1月15日被山东省委免职。2月1日因涉嫌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被公安机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月5日转刑事拘留。

  朱涛未认真落实烟台市委、市政府关于非煤矿山安全生产工作的部署和要求;未认真落实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未按规定及时上报事故,未督促栖霞市有关部门履行事故上报职责;疏于管理,对栖霞市公安局、应急管理局、自然资源局、工信局、住建局、交通运输局、西城镇党委、政府等单位未认真履行相应监管职责失察。对未按规定及时上报事故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对事故发生负重要领导责任。2021年1月15日被山东省委免职。2月1日因涉嫌不报、谎报安全事故罪被公安机关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月5日转刑事拘留。

  在此之前,国家矿山安全监察局调查统计司司长赵苏启在召开的“近5年重特大事故整改措施落实‘回头看’情况发布会”上表示:山东烟台笏山金矿“1·10”事故发生后,该矿迟报、瞒报,性质严重、影响恶劣,暴露出山东专项整治三年行动不深入不扎实、对违法违规行为打击不力、矿山安全生产事故教训汲取不深刻、重大灾害风险不断加剧、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应急救援处置能力不足、地方监管不到位等问题。

  赵苏启表示,国务院安委会已决定对该起事故查处挂牌督办,督促查明事故原因和迟报、瞒报原因,依法依规严肃追究责任,给遇难者家属和社会一个交待。

  栖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闫升波,被建议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

  烟台市长陈飞,对上述问题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被建议给予政务警告处分;

  烟台市委书记张术平,对上述问题的发生负有重要领导责任,被建议予以诫勉谈线日,山东省委组织部发布消息,济宁市委书记傅明先调任烟台市委书记,张术平不再担任,另有任用。

  希望通过处理结果,警醒某些官员,不要把“人民”只放在嘴上,否则,绝不会有好下场。

  1月10日下午1点13分,栖霞市笏山金矿在进行基建施工的时候,不小心点燃了回风井,造成爆炸,导致22人被困在井下。

  负责金矿爆破作业并在此事故中负有混存爆炸物品责任的,是浙江其峰矿山工程有限公司。

  负责井下设备安装,在井口违规动火作业,直接导致金矿爆炸的,是烟台新东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1月10日下午1点30分左右,五彩龙公司、浙江其峰工程公司、新东盛工程公司有关负责人先后到达事故现场组织救援。

  1月10日下午7点,西城镇党委的一位负责人,在笏山金矿附近左家村村民处了解到金矿发生了爆炸事故,并立即向栖霞市政府进行了报告。

  1月11日下午6点46分,烟台市应急管理局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了栖霞市金矿发生爆炸事故,要求栖霞市进行核实。

  随后姚秀霞、朱涛决定上报,按1月11日下午8点5分为接报时间为准进行上报。

  1月12日下午7点,新华社发表文章,标题是《迟报矿难,就是与人民为敌》。

  从栖霞市真正向中央上报,到新华社发表措辞如此严厉,甚至动用了“与人民为敌”这种词汇的文章,仅仅一天时间。

  这说明中央对地方迟报矿难这种事是零容忍,给与其定性完全不需要考虑,也不需要开会商讨,新华社直接就可以准备文章了。

  地方政府的一把手,对于自己属地内一切损害到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事故,都要担责。

  你所管理的地区,发生疫情,导致人民群众死亡,你要担责,轻则处分重则丢官。

  这就形成了中国人命大于天的习惯和文化,这里的人命,特指人民群众的人命,越底层的人命引发的舆论震动越大。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在短短3个月内,湖北省处分干部高达3000多人,其中厅局级10多人,县处级100多人。

  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发生了就必须有人担责,无非就是最后的严厉程度不同而已。

  有一桩旧闻,发生于十几年前。作为一个因瞒报灾难而牵扯出受贿,最终被杀头的县委书记,万瑞忠早已被人遗忘。

  万瑞忠被执行死刑,是在2004年2月20日,被执行死刑前,他是南丹县委书记。

  南丹产锡,由于利润太高而管理无序,到处都是乱采滥挖。即便规模大的大矿,也同样如此。

  黎东明旗下的拉甲坡矿明知作业区域存在隐患,却不采取防范措施——停工就意味着白花花的银子流不进腰包,反而冒险作业。

  凌晨三点,一起严重的透水事故发生了。地面以下180米的矿井深处,大量地下水瞬间就淹没了相邻7个矿井和正在采矿的81名矿工。

  一个幸存矿工后来回忆说,“三点半的时候,突然我听见一声炸,抬头望过去是水,当时水漫上来,灯泡的瓦数又大,一碰到水就爆了。爆了以后,下面全都黑了。”

  矿长叫黎家西。天亮后,他向黎东明报告。黎东明拖到下午五点多,才向县里汇报。

  当时,主管矿山安全的是副书记莫壮龙。晚8点,两人见面,黎东明试探莫壮龙,问要不要上报。

  莫反问他,你们内部的事,你们有把握做吗?意思是,如果不上报,死者家属能安抚好吗,能确保他们不开口吗?

  及后,莫壮龙和副县长韦学光商量后,打电话告知了一把手万瑞忠。万瑞忠又告知了二把手,也就是县长唐毓盛。

  记者:作为县里的一把手,县委书记,如果没有你的同意,这个决定有没有可能做出?

  这事儿还是被捅了出去。当时虽然没有自媒体,幸好已经有了网络。网络曝光后,电视台也派了记者过来。

  8月1日,区委书记亲自带工作组到南丹,与南丹及河池地区(南丹属河池)领导谈话。万瑞忠在汇报时,坚持说没有死人,一个也没有。

  黎东明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招了。这之前,他曾向莫副书记表示,一定不影响县领导。

  从有关文书看,万瑞忠收受过多位矿老板的钱财,但没有收过黎东明的。既如此,他为什么还要不遗余力地为黎东明隐瞒呢?

  原因之一是怕担责任。作为一县主官,治下发生如此严重的生产事故,他当然怕追责。哪怕不追责,肯定也会在领导那里留下一个恶劣印象,势必影响自己的前途。

  晚明时的扬州知府刘铎说过:生在这个时代,应该为自己的功名着想,别人的生死,跟我有什么相干?

  所以,万瑞忠们心中,区区81个矿工的生命,完全不能与他们的乌纱帽相提并论。

  原因之二要复杂一些。据当时媒体报道,黎东明每年上交利税超1亿,是南丹财政的一笔大收入,黎东明的话份儿和脸面儿显而易见。

  并且,更重要的是,南丹县以富源公司的名义,占了黎东明的龙泉矿业15%的股份。

  也就是说,官家和商家的利益绑在了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万瑞忠后来说,他在被区委书记指斥时,已意识到多半要坐牢——他完全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要掉脑袋。

  法院的最终判决是,万瑞忠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

  也就是说,隐瞒81人死亡的矿难属滥用职权,七年徒刑;受贿320万,死刑。

  如前所述,320万在世纪之初算是一笔不少的钱,但如果仅仅受贿这么多,肯定不会判死刑。

  假设矿难发生后,他一方面积极组织营救,一方面主动向上级汇报,哪怕一个人也没救出来,他也不会被追究滥用职权,更不会拔出萝卜带出泥,查出受贿罪,进而丢了性命。

  这就是中国独特的一把手问责制度,可谓是全球独一无二,尤其和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相比,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可以穷搜欧美所有的矿难事故,无论多严重的矿难,都只会处罚企业,不可能有一个政府相关人员因为矿难被处罚。

  而对企业负责人的处罚,也主要以罚金为主,极少有人会因此进监狱,除非你不愿意交罚金。

  而在欧美爆发新冠疫情之后,仅美国,到今天就已经有50万人因此死亡,感染3000万人。

  《》在2月21日的头版上,用一个小黑点来表示一条人命,以此来表示美国人民的死亡规模和死亡速度。

  湖北的新冠疫情,我们还可以争论一下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毕竟这是一种全新的病毒,整个人类都没有认知。

  从事后看,当时湖北省的反应速度已经是全球之冠了,其他国家面对已知病毒的反应速度都没有湖北省面对未知病毒的反应速度快。

  但中国依然直接处分了3000余政府干部,其中县处级和厅局级总共110多人。

  整个美国,在疫情爆发一年后的今天,在美国人已经死亡50万人,感染3000万人的今天。

  为什么中美双方对官员的处罚力度差距如此之大,为什么在全世界中国都如此的与众不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推荐资讯
推荐产品